换个角度看瘟疫

这次世界级超级大瘟疫在短短的五个月内遍布全球95%的国家(粗略统计),在人间的传播速度超级迅猛,覆盖的范围前所未有,让各个国家始料未及。

截至本文发表的时间,全球已有4015802人确诊,277480人死亡,这个数字不包括因没有检测而死亡的人数。

人们除了恐惧,还有无奈。“恐惧”源自瘟疫对生命的威胁,几乎每一个人都面对生死拷问;“无奈”是因为人们直到现在对这种新出现的病毒知之甚少,防不可防,治无可治。所到之处不分男女、不分老幼、不分国家、不分贫富、不分尊卑、不分职业、总之每一个人后天的标签都不予考虑,只对人类生命的本来属性进行筛选。

傲慢的人类,开始并没有把这种病毒放在眼里,因为它太小太小,又不是生命,只是被蛋白质包裹的微小RNA片段,怎能和地球的主宰-人类相比?然而每一天因为疫情引起的人间巨变却让人目瞪口呆,避之不及。人类从来没有如此消停过,人类最繁华的大城市都空空荡荡,成了“鬼城”;人类的贪婪也从来没有如此被抑制,最好的例子就是中东的石油跌落到每桶-37美元,不但白给还倒贴37美元。普罗大众都享受到石油价格下跌的好处;人类从来没有这么大面积反省,不少人说:当我宅在家里,静心思考,是否还应该象以前那样生活? 还有人说:如果知道有这样的瘟疫,为何以前还费尽口舌去教化别人。家庭开支减少、家庭矛盾弱化等等……

还有:

-北極發現史上最大臭氧層破洞在瘟疫爆发 1個月內竟自行修復!

-印度隔离三周,恒河水变清了,空气质量变好了。有专家前往测量水质,表示恒河的水已经达到能够饮用的标准。网友:花十几亿美金都做不到。

-印度各大工厂停工,连空气也净化了许多。位于印度境内的喜马拉雅山脉,逐渐显现出来,不少在隔离期间的印度人民,纷纷跑到屋顶上眺望。据说,这是30年来前头一次在印度境内,看到喜马拉雅山脉的身影。

-新冠疫情蔓延导致空气污染物和温室气体排放迅速下降

– PM2.5浓度水平曾居于历史高位的城市,出现了空气污染指数的大幅下降:

与2019年同期相比,德里PM2.5浓度下降60%。

德里“不健康”等级空气污染的小时数从2019年的68%下降到2020年封城时期的17%。

与2019年相比,首尔的空气污染减少54%。

与2019年相比,武汉市在封锁期间的空气污染减少44%。

在封城期内,孟买的空气污染水平下降34%。

圣保罗年同比下降32%。

依赖汽车出行的洛杉矶出现了空前的持续洁净空气水平:在停工期间,洛杉矶的超细颗粒污染与2019年相比下降了31%,与前四年平均水平相比下降了51%。由于封城,纽约市的空气污染下降了25%。

可能有人会说:瘟疫死了这么多人怎么讲都是不好的事情。可是为什么瘟疫带给人类的另一面却是净化了地球? 看起来又象是好事,如何解释呢?这里就牵涉到从哪个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是从宇宙的视角还是从人类的视角。

首先,即使从地球人类的关系(角度)来看,这次瘟疫出现同时净化地球,那就是说因为地球太脏(污染)了才需要净化。谁污染的地球? 谁污染的谁就要负责。如果污染者不能或者不想负责,那就一定会有另外的管理方法出现,也许这就是瘟疫出现的原因。

其次,从宇宙角度看,这里引用一位犹太教的拉比(拉比」(Rabbi),是猶太律法專家、學者、智者,在猶太社會中擁有崇高的地位。)

他的名字叫雅根(Rav Yaakov Yagen)在上個月的一次演講中,透露了《佐哈爾》的一部分內容: 雅根所提到的這部分預測是:在最後時期的最後階段,世界將遭受瘟疫大流行的打擊。《佐哈爾》預測最初的疾病出現之後,將有另一種疾病繼之出現,雖然它和第一種疾病相似,但致命性更高。

雅根拉比随后引用了《佐哈尔》(第172:b页),经文解释为:“最终,到了弥赛亚的时代,首先有一种病毒会在世界各地传播,人们将对其进行一些控制。在那之后,(他没有说多久以后),还会有另一种病毒,它和第一种病毒相似,但比第一种病毒更致命。这将是上帝净化世界的方式,以便弥赛亚能来。”

这里注意2点:

  • 这是上帝净化世界的方式,以便弥赛亚能来。
  • 在那之后,(他没有说多久以后),还会有另一种病毒,它和第一种病毒相似,但比第一种病毒更致命。

这种预测和上面报道的情况不仅吻合并具有时间上的连续性。在对待瘟疫时除了对身体上的各种关注之外,更重要的是检查自己,忏悔自己、改正自己、升起正念、回归正路。

真修大法网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