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年轻大法弟子两度走出重度抑郁症的经历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同修们好!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那时候我才只有九岁,时光飞逝,转瞬间已到了而立之年,这一路的修炼历程有太多的感慨和经历,值此师尊华诞之际,我想把这些年的一些经历写出来,一方面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另一方面想借此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无尽感恩。我要讲的故事很长,有两次重度抑郁的经历、两次化解迫害的经历、有关键时刻的取舍,还有深受大法恩泽的美好。

Continue reading

由国外大法弟子不能回大陆探亲所想到的

这些年国外开法会时,总有同修问师父能否回大陆探亲的事?之初,我对同修是理解,当不断有人提问时,我就想,这事不是个别的,也能感受到同修的修炼状态,这是一个修炼人需要突破的问题:老是问师父同一个话题,是不是在一个层次中徘徊时间太长了?一个神能提出这样的问题吗?

什么境界提什么样的问题。师父在《转法轮》“杀生”一节说:“有的人就想了:不能杀生了,我在家里是做饭的,我要不杀了,我们家人吃什么?这个具体问题我不管,我是给炼功人讲法,不是给常人随随便便讲如何生活的。”修大法了,在国外这么多年了,不能回大陆探亲怎么办?实质上都是一样的。修炼就是修去名利情,放下生死,去掉所有人的东西,每一步都挖心的痛。不可能一手扯着人,一手扯着神,如果这个基点还不清楚话,就意味着还不懂什么是修炼?师父说:“过去那和尚出了家之后父母都不认的,完全断绝世缘,连名字都从新起的。为什么他要起法名?就是断绝世上的一切欲望,没有任何对他的牵挂、纠葛,他才能静下心来修的。修炼就是个严肃的事情。”(《转法轮法解》〈广州讲法答疑〉)过去,一脚迈進了修炼门,就是出了世间,那跟人是两层天的,还讲什么母情?半点牵挂都不能有。“过去那个修炼的人用绳子爬進去之后,把绳子割断,就在洞里修炼,修炼不出来,就得死里头。”(《转法轮》)当一个人决定修炼时,对世间一切是义无反顾的,什么钱财、亲情统统得放下,初期放不下可以理解,要结束了还放不下,你是这块料吗?还想走吗?

“情”是个神,你越执着他,他越左右你,你思乡情不断,他就会加重你这个念头,让你有滋有味想个没完,心里难受,非的回家看看才好。旧势力也会把这个执着放大,制约你,让你经常想起家乡山、家乡水、家乡人的故事,想什么都美好,都迷人。你越想家,大陆的家里人越跟你联系,越盼望你早点回来,好像你不回去都不行似的。当你境界提高,淡泊亲情时,他们跟你联系也少了,感觉你回不回去都没啥,只要你好好的,家人就高兴。

假如说,你真回大陆了,不过三天新鲜,民风不古,眼前的一切会把你思乡的美梦打得粉碎,亲戚朋友盯的是你兜里的钱,不大方点闲话就出来了。还有,用不了三天警察就找上门,因为你在国外做的那些大法事国安特务一清二楚,在国外不敢动你,这回你回来了,能轻易放过你走吗?那可不是一般麻烦,弄不好会把你毁了。修炼人要时刻理智,深思慎行,师父珍惜我们,我们也得珍惜自己呀!感情用事必招麻烦,在大陆这样教训太多了。

大陆同修都清楚,20年的打压不亚于龙潭虎穴,走到今天的大陆每个弟子几乎都是伤痕累累。拿我来说,好长一段时间想去国外,可出不去。迫害最残酷那些年,每天都有同修被绑架、被劳教,早晨出门,不知晚上能否回来,心里压力到了极限,有的同修昨天还在一起交流,今天听说被送走了,警察抓人很随便。虽然这样,大家照样出去救人,没窝在家里。记得有一次,圈子里的同修多人被绑架,我被迫流离失所,去了千里之外一个同修那里。那是我感触最深一段日子,虽然同修两口子对我很好,但我心里像压块石头,整天低沉,不知啥时是个头?我和同修每天出去讲真相,有时侯花五块钱打车,讲完真相就下车。更多时候是想:这迫害什么时候结束?我好回家,能过个不被骚扰日子就知足了。再后来,在师父点化下我回家了,可不长时间,听说跟我在一起的同修两口子被绑架了,他的妻子被打死,男同修被判刑。至今,同修两口子音容笑貌至今仍历历在目,想起来真是欲哭无泪。国外同修对大陆迫害只是间接感受,没有经历过直接触动,这可不闹着玩的。

我不知道国外同修想回大陆干啥?简单的问题一再问师父,不应该呀?我们是身负使命大法徒,这点人心不难去呀?想回大陆?是做大法事?还是与亲人畅谈久别重逢的感慨?还是富贵了荣归故里风光一把?还是没尽到孝心弥补一下心里的缺憾……不管是什么心,肯定人心成分多。师父说:“你想多了就是执著心。你想重了,你不就是执著追求了吗?”(《转法轮》)师父珍惜每个弟子,不想让国外弟子因时机不成熟回大陆毁了自己,这一点,大陆同修看得很清楚:不希望国外同修回来,那里没有迫害,可以尽展救人风采。

我们来自大穹深处,那里有我们真正的父母,轮回中每一世的父母和亲人不过是为最后结缘得法而已,我们是无私的,要慈悲所有的人。如果你想为大陆亲人好,就多给他们讲讲国外大法洪传盛况,让他们从内心相信大法,好有个美好未来,这才是真正在救他们,至于你回不回来?并不重要。师父多次为这个问题解法,个人浅悟:不是对你安慰和交底,是让你去掉这个心,我们不能老让师父操心,得放下呀?如果同修真的从国外回来,我真的为你捏一把汗。

一点个人浅见,供国外同修参考。

正见网:大法弟子

 

怎样除掉心里的杂草

一位禅师即将不久人世,他的弟子们坐在他的周围,等待着师父告诉他们人生和宇宙的奥秘。

禅师一直默默无语,闭着眼睛。突然他向弟子问道:“怎么才能除掉野草?”弟子们目瞪口呆,没想到禅师会问这么简单的问题。

一个弟子说:“用铲子把杂草全部铲掉!”禅师听完微微笑地点头。

另一个弟子说:“可以一把火将草烧掉!“禅师依然微笑。

第三个弟子说:“把石灰撒在草上就除掉杂草!”禅师脸上还是那样的微笑。

第四个弟子说:“他们的方法都不行,那样不除根的,斩草就要除根,必须把草根挖出来。”

弟子们讲完后,禅师说:“你们讲得都很好能从明天起,你们把这块草地分成几块,按照自己的方法除去地上的杂草,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再到这个地方相聚!”

第二年的这个时候,弟子们早早就来到这里,他们用尽了各种各样办法都不能铲除杂草,早就已经放弃了这项任务,如今只是为了看看禅师用的什么方法。

禅师那块原来杂草丛生的地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金灿灿的庄稼。

弟子们顿时领悟到:只有在杂草地里种上庄稼,才是除去杂草的最好方法。

他们围着庄稼地坐下,庄稼已经成熟了,可是禅师却已经仙逝了。这是禅师为他们上的最后一堂课,弟子无不流下了感激的泪水。

是的,要想除掉旷野里的杂草,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种上庄稼。

如何打坐时间长一些?

我从十二岁起开始静坐,但没有老师指导,只是觉得舒服自发的打坐。每次打坐的时间都不是很长,坐到半小时至四十分钟双腿便开始不适,因为打坐只是为了图舒服所以我从来不强求自己多坐哪怕一分钟。就这样过了很多年,直到我上高三的时候。

因为生性懒散,不愿做繁琐的事。一开始延长打坐时间真是一件痛苦万分的事,想来同修们都比我有经验,我就不形容了。我只记得大道高人说修行是大丈夫的事,我吃的这点苦与成就的大道高人相比算的了什么呢?只有四个字,自胜者强!自己战胜自己。最先是腿麻,坚持一下就过去了,疼是最难忍受的,双腿的每个关节都痛澈心肺,到后来发展到整个脊柱一节节的疼,我不知道知己盲修瞎练会有什么后果,每次疼的厉害的时候就咬牙坚持,有时候在心里大喊上师加持,坐到最后经常是疼出一身汗来。那时侯我从来不在腿疼的受不了的时候下座,因为我想如果下座了就说明疼痛战胜了我而不是我战胜了疼痛,连疼痛都战胜不了怎么能战胜生死呢,所以我都是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疼痛后,在一轮疼痛结束新一轮疼痛未开始时下座,这样坚持下来我每次打坐的时间都比前一次时间延长。这样忍耐疼痛有一个好处,就是到后来发现身心竟可分离,疼是疼,不干自己的事,有了病也是同样,身体在病、在不舒服,却和自己不相干,只是自己在看着身体的变化。

后来过了多久我记不清了,身体发生了转变,长时间打坐不再是艰苦的事了,经常是觉得方闭眼,三、四个小时就过去了。那段日子真好,我们大学里有很多练功房,还有大量充裕的时间,我整天除了吃饭和下午上课就是打坐,有时贪图静坐舒适整夜都不回宿舍睡觉,在练功房里独自坐到天亮。

当时有两个在一起锻炼的师兄,其中一个道法理论很高,见识很多,生性活泼;另一个平日少言寡语但不失幽默。我们三人在同一间屋里静坐,开始两位师兄同出同入,一起上下座。后来有一次我闲谈时说起打坐至少要坐到两小时以上心才能开始安稳,气脉方可发动,但往往大家坐两小时气脉刚刚发动便下坐了,甚至坐不到两小时,身心发生改变的进程会很慢。两位师兄开始发心增加打坐时间。活泼的师兄没坐多久可能就累了,累了就起身出练功房溜达,溜达够了再回来,或者就去干别的事了。寡语的师兄一开始发心就是要一坐三小时以上,每次他打坐前先放个表在面前,腿疼的受不了的时候就睁开眼,摇晃身体,但是就是不把腿散开,直到时间到了才下座。

终于有一天等待的事情发生了。那天我们仨一起静坐,距离四、五米向着不同的方向,我向南,两位师兄并排面向东,活泼的师兄没多久就走了,过了很久,至少三小时以上了,我突然感受到寡语师兄那边发出一股力量向我推进,非常柔和温暖的向我这边扩散。我睁开眼回头向那边望去,平常摇摇晃晃的师兄静静的坐在那里,身体周围笼罩着一层淡淡的圆光。我等着师兄下座,没多久师兄下了座,我对他说恭喜你师兄,功夫有了新的进境。师兄说“我刚才就象坐在一个鸡蛋里一样,有个圆球包裹着身体,非常舒服”。从那以后,这师兄便能轻松的一坐三小时以上了,没多久他脸上的肌肤发生了改变,晶莹涕透,如玉石一般温润。

到底应不应该打坐呢!说实话打坐本身不是道,行住坐卧都可以做到本心的空灵,这是有道的人,你如果得道了,就可以这样。但是,打坐又是入道的最好姿势。老子说:故立天子,置三公,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大家可以看看张三丰真人,张紫阳真人,吕纯阳真人哪一个高人不是打坐实证过来的?

安然

戒瘾

我是一名新入门的大法弟子。修炼之前,当我被病痛折磨的无法承受时,当我痴迷于游戏无法自拔时,当我在名、利、情、欲的苦海中苦苦挣扎时,“死”这个字常常莫名其妙的跑到我脑子里,左右着我,有时走到单位的楼顶就想一跃而下结束生命,还时常幻想死后的灵魂能够寄托到游戏中继续活着、玩着,以实现内心虚幻的欲念。我对未来的人生看不到一点希望,也不明白人活着如同行尸走肉,有啥意义。

就在我濒临绝望的时候,师尊从地狱中捞起了我,让我得到了宇宙大法,让我看到了活的希望,彻底明白了做人的意义,敢于正视自己的人生,是大法彻底的改变了我。他将我从一个负面、极端的人变成了一个用真、善、忍的法理去要求自己的修炼人。对师尊的苦心救度,弟子已经找不到任何的语言来表达内心的感恩。值此“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我想通过我的经历,能使更多的有缘人得到警示,远离当代社会的种种深渊,并真正地明白“法轮大法好”,唤醒心中的正念正信。

痴迷游戏 道德健康一起下滑

我是个八零后,懂事时正好赶上电视上大量播放动画片,当时每天在家要做的就是看喜欢的动画片。后来有了游戏厅,上小学了,总偷偷去游戏厅玩。上初中后又接触到了网吧的电脑游戏。我家离学校很远,每天早上走的很早,却很晚才到学校,为的是中间能去游戏厅、网吧玩游戏,没钱了就偷偷从家里拿,直到毕业最后一天,我们班主任都以为我是因为家远而迟到,而不知我是打游戏去了。

高中住校后,我会在晚上跑出去通宵打游戏,虽然相比以前玩的算少了,但是由于把很多精力都放在了玩游戏上,学业荒废了,致使父母不得不花钱走后门把我送進大学。当时有三个专业可以选,为了让家人给我购置一台很贵的电脑,我选择了计算机专业,就这样由开始的偷偷摸摸玩游戏变成了光明正大的玩游戏,大学三年慢慢的连课都不去上了。

上班以后,因为经济独立了,时间能由自己把控,更是在这无尽的网络深渊中越陷越深,又常去游戏厅玩电子赌博。仅在我修炼大法前的三年中,光一个电脑游戏就投入了好几万块钱,还欺瞒妻子花工资玩游戏。工资不够用,就透支信用卡,并想尽一切能赚到钱的方法去弄钱,致使工作了八年的我,手头都没存下多少钱。

那时,我每天都在游戏中度过,在单位里玩、在家里玩、放假了还叫朋友去网吧玩,一玩就是一天,完全不顾及家庭生活和单位工作。家人让我回去、关上电脑或喊我吃饭,我总是说“马上,马上来”,却并不行动,直玩到身体一点精力都没有才罢休,还长期打长途电话给所谓游戏中的朋友,不停歇的聊游戏。我的世界完全被游戏占用了,留给其它事的时间微乎其微、少的可怜。

父亲对我充满了愤怒,妻子变得痛苦憔悴,我的本性被一点点的侵蚀,游戏就像鸦片一样控制、麻醉着我。长辈们无数次的规劝,还有襁褓中刚出生的孩子,根本就拉不回我的心,我的道德和身体状况也随之下滑,现在回想那时自己的内心世界,感觉都不配做个人。

我原本健康强壮的身体,出现了由小到大不同程度的不良症状:包括头发脱落、眼睛近视,长期玩游戏憋尿不上厕所导致膀胱涨、前列腺疼,臀部坐出了痔疮,天天流血,腰、颈椎和头部也整日疼痛,三四节颈椎上还长了个包,致使整个人含胸驼背,没有了一个年轻人的形像。

我在母亲的劝导下看过法轮大法的书。为了做痔疮手术,我想要做心脏检查,当我带着大法真相护身符做心电图时,竟然怎么都测不出心律来,可我当时悟性太差,还是执意要做手术,结果一个小小的痔疮手术,过程中状况百出,使我吃尽了苦头,最后在二零一六年十月一日,两条腿突然无力行走,腿上的筋变成一坨一坨的大筋包。

走進净土获重生

那日,我正因为病痛躺在沙发上苦苦哀嚎,和母亲一起修炼法轮功的同修突然造访,要找母亲和妹妹去参加本地年轻大法弟子的学法交流会。本来名额是留给妹妹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去。那位大法弟子看到我的情况后建议母亲带我去,我也不去。最后连说带拖的把我弄去了学法班。当时上楼梯我都得走两步站一会儿,还需要有人在旁搀扶,就这样步履维艰的我走進了学法场。

我看到了很多陌生而又年轻的大法弟子,我勉强的坐在角落里跟大家一起看师尊的《广州讲法录像》。现在闭上眼睛,当时的情景就浮现在眼前。

在那之前,我虽然接触过大法,但仅限于知道大法好,因为母亲在法中受益良多,一身的病全好了,家庭也变得和谐温馨,她很希望我也能够得法修炼。但受无神论的毒害、下滑的道德与痴迷玩游戏的干扰,我听不明白师尊讲的法理,也不懂得修炼和修心性,脑中时常出现怀疑大法、揣测师尊等等的坏思想。

这次跟那些年轻人坐在电视前观看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是我首次系统的、完整的聆听师尊讲法。整个学法场十分慈悲、祥和,渐渐的,我开始听明白师尊讲法的内容了,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知道去掉执着心、向内找,明白了这是度人的佛法,我的世界观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旧观念、坏思想逐渐崩塌,美好的世界观开始从新建立。

每天听完师尊的讲法,大家还会一起炼五套功法。我因为无法双盘,就单盘,后来单盘盘不住,同修就坚定的告诉我要坚持,哪怕散盘都行。就这样,我跟着大家学法、炼功、交流,三、四天过去后,我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起初不想去学法的我,后来每天盼着去那个学法场,走路需要人搀扶的我竟然能独自步行去学法,上楼母亲已追不上我了。七天班下来,腿上一坨一坨的筋包消失了!

师尊在讲法中说:“这是人间仅剩的唯一的一块净土。这里能使人真正的道德高尚,能使人变好,能使已经变的非常不好的人从新再回归到最好的状态中来。”[2]

这句话我深刻而又真实的感受到了,现在社会上的确没有一块净土了,只有大法这里是净土,在学法场中没有社会上的尔虞我诈、利益争夺,只有祥和与宁静。一位位不曾相识的同修,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比亲人还多,我心中对法的迷惑、生活中的烦恼、工作上的无奈都可以和大家交流,每个人都会真诚地帮我解答,设身处地的为我着想,像是帮我解开了一条条捆绑在身上的绳子,让我受益良多。在当今的中国,也只有师尊的弟子们,才能做到不分阶层、年龄、性别,无私的、为他的、真心的为别人付出。

不为省钱而害别人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是师尊的慈悲保护,唤回了我的本性,给了我新的生命,如今,我已经彻底戒掉全部恶习,包括玩了近二十年的游戏。

在得法之前就曾经因为玩游戏的事和家人发生过无数次的冲突。修炼后当我意识到应该把游戏瘾戒掉时,师尊就开始帮我,只要一碰游戏手就发麻。我悟到不该玩了,想把游戏账号卖掉,结果多位同修为此和我交流,其中有一位叔叔对我说:“孩子,打个比方说:你吸毒了,打算把毒瘾戒了,但是却把毒品卖给别人吸,那不是直接在害别人吗?为了钱你能害人吗?”

当时我一下就被镇住了,是啊,我修真、善、忍了,我不能去害别人,我决定把游戏账号删除,不是出售。结果莫名其妙还不让删。每次上那个游戏网都会刺激我之前的欲望,但是我还是一次次的做着删除的尝试,还有年轻同修两次跑去陪着我删,终于彻底的将游戏中的账号删除了。

说也奇怪,直到今天写稿时,那些曾经天天占据我大脑的游戏,再也没有出现过,脑子清净了,玩游戏的瘾被我彻底戒掉了,是真的戒掉了!之前有朋友说:“你能戒游戏,我就戒饭!”多少人不敢相信的事,修大法的我办到了!是大法使我迷途知返,浪子回头!

游戏戒掉了,我才知道现实生活中有无数需要我去做的事情,也感受到了以前的我是多么的自私。我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用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和孩子,大家看到我的变化,心里都由衷的高兴。

大法中的法理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能够清楚的把控自己的未来、教育孩子。

现在在国企没有几个人积极主动的工作,在单位工作时,我用大法标准来要求自己,不再争名夺利,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毫无所求的为大家服务,遇到什么事情都包容、谦让别人,大家都觉得我变了。有一个同事还当着全屋人的面说:“这孩子性格太好了!”空闲的时间,我默默的用自己专业的技术知识为单位改进、优化设备,给单位节约了成本,光合理化的建议就被高层采纳了四条,这是在以前五年的工作中从来没有过的。

师尊讲:“有个学员是山东某某市针织厂的,学法轮大法之后还教其他职工炼,结果把一个厂的精神面貌全带动起来了。针织厂的毛巾头过去经常往家揣一块,职工都拿。学功以后他不但不拿了,已经拿家的又拿回来了。”[1] 学大法后的我也把之前在单位拿的东西都送了回去。

这些年玩游戏中养成的利益心、名利心、虚荣心已经从虚拟世界里渗透到现实中来了。原来,由于我比较懂电子设备,还有买到便宜的渠道,所以许多亲朋好友都向我求助,但我总是加上一部分费用,只比市面上便宜一点点,没做到真正的便宜。修大法后,当我看到师尊讲法中说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3]、“办真事,做真人,返本归真,最后修成真人”[1]时,我悟到不能再象以前那样,于是再也没有多加过一分钱,找到什么价位就给什么价,还会帮对方找最适合的设备。当时,有个同事为了感谢我,三番五次的要给我发红包,都被我拒绝了,他感受到了我的真和善,同时反馈给我钱买不来的感恩。我的内心再没有以前那种贼偷东西似的感觉了,我变得堂堂正正、踏踏实实,在感化周围人的同时,救度着有缘者。

在写稿的此时,我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做好,很多执着心没有去掉,知道还没达到师尊的要求,但是我会用心努力的,法已经在我的心中生根发芽,有师尊呵护,一切都不能阻挡弟子精進实修、正念正行。

在这个道德下滑、邪 党文化肆虐的社会里,我周围有太多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甚至更小的孩子,像原来的我一样迷失在社会泥潭之中,他们迷茫的混着日子,打着游戏,看着手机,听着邪 党的谎言,他们看不到真正的灯塔,不明白大法和发生在中国的信仰迫害,真是可怜!我们大法弟子们要抓紧在这最后的时间里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愿世人明白真相后都能在法轮大法中受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内容转自明慧网

修大法脱胎换骨 消罪业救人救己

这事虽过去多年,想来仍历历在目,虽说事情不太光彩,写出来意在证实大法。

那是修炼前的一件事。

一次去邮局取货,业务员说:“货多,你叫一辆车来拉。”装车时,我突然发现:有一件货不是我的,收货人是XX:一个外地人在本地开店的同行。由于妒忌,我总想治他一下,今天见他的货混在我货里,心想机会来了,我看了一眼业务员,见她没反应,就让司机把那件货装上车拉走了。

Continue reading

修炼一定要专一

前些天和一些师兄弟切磋,发现很多师兄弟在修炼的过程中都走偏了,很多师兄弟同时修炼了多个法门的东西。本来不想说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这关乎到他能否在这一门中圆满。就是这么严重的问题。

有人说,我没有啊,我就修净土宗啊,有的说我就修华严宗啊,等等。可是,你在修的过程中同时看多个门派宗别的经书。人不知道,人觉得只有心理意识到他好了,要决定修了,才算修,其实不是这样。你在看经书的过程中,你说这句话真有道理,这一点你非常的认同,就是在往你的思维中灌。往你的大脑中灌。你就是在接受,你就是在学。将来就会影响你。那学了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呢?我们从两点来说一说。

Continue reading

答读者问(2)

问:如何戒色?
答:少看有关色情的东西,少想有关色情的事情,多学大法,提高意识层次,逐渐就能戒除色欲心。

问:执着心是心理层面上的还是行为层面上的?
答:“执著心”是属于心性层面的一种活动,它可以导致行为上相对应的结果。例如争斗心强的人,容易在与人相处时产生不服、争吵、比示、格斗等行为。而去除“争斗心”的人,通常能够平和、理智、宽容的自处或与人相处。

Continue reading

悟(一)

对于“悟”的不重视,是修炼提高缓慢的一个重要因素。在我接触到的修炼者中碰到过以下情况:(1)状况出现后第一念不是对照大法去悟,而是找高度渐悟的同修看是怎么回事。失去了本该悟的机会。长此以往,没有建立起“悟”的习惯。(2)状况出现后,尤其是病业现象,第一念不是找自己修炼中有什么该提高的地方,首先想到的是用常人的手法祛病。仍然保持很重的常人观念。你一提从法上应该怎样看,他(她)从心里就不耐烦,腹诽:好象就你懂。(3)认为修炼提高不是“悟”出来的,是靠内观、灵感、渐悟或者天目等等。(4)在《“悟”(上)》一文里提到的那种对悟的片面认识。(其他同修还会遇到不同的问题)

实际上,是不是因为大法修炼者悟得高而导致损失?不是。在我的修炼层次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抑“悟”的力量阻碍,使一些修炼者的“悟”跟不上,形成了对整个正法进程的拖延。一些修炼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学员,思维还停留在个人修炼、做好人、生活周围环境的因素分析等。能够比较全面的从法中悟道,用大法给予的智慧,结合具体情况解决问题,还是相对少一些。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