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瘾

我是一名新入门的大法弟子。修炼之前,当我被病痛折磨的无法承受时,当我痴迷于游戏无法自拔时,当我在名、利、情、欲的苦海中苦苦挣扎时,“死”这个字常常莫名其妙的跑到我脑子里,左右着我,有时走到单位的楼顶就想一跃而下结束生命,还时常幻想死后的灵魂能够寄托到游戏中继续活着、玩着,以实现内心虚幻的欲念。我对未来的人生看不到一点希望,也不明白人活着如同行尸走肉,有啥意义。

就在我濒临绝望的时候,师尊从地狱中捞起了我,让我得到了宇宙大法,让我看到了活的希望,彻底明白了做人的意义,敢于正视自己的人生,是大法彻底的改变了我。他将我从一个负面、极端的人变成了一个用真、善、忍的法理去要求自己的修炼人。对师尊的苦心救度,弟子已经找不到任何的语言来表达内心的感恩。值此“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我想通过我的经历,能使更多的有缘人得到警示,远离当代社会的种种深渊,并真正地明白“法轮大法好”,唤醒心中的正念正信。

痴迷游戏 道德健康一起下滑

我是个八零后,懂事时正好赶上电视上大量播放动画片,当时每天在家要做的就是看喜欢的动画片。后来有了游戏厅,上小学了,总偷偷去游戏厅玩。上初中后又接触到了网吧的电脑游戏。我家离学校很远,每天早上走的很早,却很晚才到学校,为的是中间能去游戏厅、网吧玩游戏,没钱了就偷偷从家里拿,直到毕业最后一天,我们班主任都以为我是因为家远而迟到,而不知我是打游戏去了。

高中住校后,我会在晚上跑出去通宵打游戏,虽然相比以前玩的算少了,但是由于把很多精力都放在了玩游戏上,学业荒废了,致使父母不得不花钱走后门把我送進大学。当时有三个专业可以选,为了让家人给我购置一台很贵的电脑,我选择了计算机专业,就这样由开始的偷偷摸摸玩游戏变成了光明正大的玩游戏,大学三年慢慢的连课都不去上了。

上班以后,因为经济独立了,时间能由自己把控,更是在这无尽的网络深渊中越陷越深,又常去游戏厅玩电子赌博。仅在我修炼大法前的三年中,光一个电脑游戏就投入了好几万块钱,还欺瞒妻子花工资玩游戏。工资不够用,就透支信用卡,并想尽一切能赚到钱的方法去弄钱,致使工作了八年的我,手头都没存下多少钱。

那时,我每天都在游戏中度过,在单位里玩、在家里玩、放假了还叫朋友去网吧玩,一玩就是一天,完全不顾及家庭生活和单位工作。家人让我回去、关上电脑或喊我吃饭,我总是说“马上,马上来”,却并不行动,直玩到身体一点精力都没有才罢休,还长期打长途电话给所谓游戏中的朋友,不停歇的聊游戏。我的世界完全被游戏占用了,留给其它事的时间微乎其微、少的可怜。

父亲对我充满了愤怒,妻子变得痛苦憔悴,我的本性被一点点的侵蚀,游戏就像鸦片一样控制、麻醉着我。长辈们无数次的规劝,还有襁褓中刚出生的孩子,根本就拉不回我的心,我的道德和身体状况也随之下滑,现在回想那时自己的内心世界,感觉都不配做个人。

我原本健康强壮的身体,出现了由小到大不同程度的不良症状:包括头发脱落、眼睛近视,长期玩游戏憋尿不上厕所导致膀胱涨、前列腺疼,臀部坐出了痔疮,天天流血,腰、颈椎和头部也整日疼痛,三四节颈椎上还长了个包,致使整个人含胸驼背,没有了一个年轻人的形像。

我在母亲的劝导下看过法轮大法的书。为了做痔疮手术,我想要做心脏检查,当我带着大法真相护身符做心电图时,竟然怎么都测不出心律来,可我当时悟性太差,还是执意要做手术,结果一个小小的痔疮手术,过程中状况百出,使我吃尽了苦头,最后在二零一六年十月一日,两条腿突然无力行走,腿上的筋变成一坨一坨的大筋包。

走進净土获重生

那日,我正因为病痛躺在沙发上苦苦哀嚎,和母亲一起修炼法轮功的同修突然造访,要找母亲和妹妹去参加本地年轻大法弟子的学法交流会。本来名额是留给妹妹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去。那位大法弟子看到我的情况后建议母亲带我去,我也不去。最后连说带拖的把我弄去了学法班。当时上楼梯我都得走两步站一会儿,还需要有人在旁搀扶,就这样步履维艰的我走進了学法场。

我看到了很多陌生而又年轻的大法弟子,我勉强的坐在角落里跟大家一起看师尊的《广州讲法录像》。现在闭上眼睛,当时的情景就浮现在眼前。

在那之前,我虽然接触过大法,但仅限于知道大法好,因为母亲在法中受益良多,一身的病全好了,家庭也变得和谐温馨,她很希望我也能够得法修炼。但受无神论的毒害、下滑的道德与痴迷玩游戏的干扰,我听不明白师尊讲的法理,也不懂得修炼和修心性,脑中时常出现怀疑大法、揣测师尊等等的坏思想。

这次跟那些年轻人坐在电视前观看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是我首次系统的、完整的聆听师尊讲法。整个学法场十分慈悲、祥和,渐渐的,我开始听明白师尊讲法的内容了,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知道去掉执着心、向内找,明白了这是度人的佛法,我的世界观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旧观念、坏思想逐渐崩塌,美好的世界观开始从新建立。

每天听完师尊的讲法,大家还会一起炼五套功法。我因为无法双盘,就单盘,后来单盘盘不住,同修就坚定的告诉我要坚持,哪怕散盘都行。就这样,我跟着大家学法、炼功、交流,三、四天过去后,我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起初不想去学法的我,后来每天盼着去那个学法场,走路需要人搀扶的我竟然能独自步行去学法,上楼母亲已追不上我了。七天班下来,腿上一坨一坨的筋包消失了!

师尊在讲法中说:“这是人间仅剩的唯一的一块净土。这里能使人真正的道德高尚,能使人变好,能使已经变的非常不好的人从新再回归到最好的状态中来。”[2]

这句话我深刻而又真实的感受到了,现在社会上的确没有一块净土了,只有大法这里是净土,在学法场中没有社会上的尔虞我诈、利益争夺,只有祥和与宁静。一位位不曾相识的同修,对我的关心和帮助比亲人还多,我心中对法的迷惑、生活中的烦恼、工作上的无奈都可以和大家交流,每个人都会真诚地帮我解答,设身处地的为我着想,像是帮我解开了一条条捆绑在身上的绳子,让我受益良多。在当今的中国,也只有师尊的弟子们,才能做到不分阶层、年龄、性别,无私的、为他的、真心的为别人付出。

不为省钱而害别人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是师尊的慈悲保护,唤回了我的本性,给了我新的生命,如今,我已经彻底戒掉全部恶习,包括玩了近二十年的游戏。

在得法之前就曾经因为玩游戏的事和家人发生过无数次的冲突。修炼后当我意识到应该把游戏瘾戒掉时,师尊就开始帮我,只要一碰游戏手就发麻。我悟到不该玩了,想把游戏账号卖掉,结果多位同修为此和我交流,其中有一位叔叔对我说:“孩子,打个比方说:你吸毒了,打算把毒瘾戒了,但是却把毒品卖给别人吸,那不是直接在害别人吗?为了钱你能害人吗?”

当时我一下就被镇住了,是啊,我修真、善、忍了,我不能去害别人,我决定把游戏账号删除,不是出售。结果莫名其妙还不让删。每次上那个游戏网都会刺激我之前的欲望,但是我还是一次次的做着删除的尝试,还有年轻同修两次跑去陪着我删,终于彻底的将游戏中的账号删除了。

说也奇怪,直到今天写稿时,那些曾经天天占据我大脑的游戏,再也没有出现过,脑子清净了,玩游戏的瘾被我彻底戒掉了,是真的戒掉了!之前有朋友说:“你能戒游戏,我就戒饭!”多少人不敢相信的事,修大法的我办到了!是大法使我迷途知返,浪子回头!

游戏戒掉了,我才知道现实生活中有无数需要我去做的事情,也感受到了以前的我是多么的自私。我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用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和孩子,大家看到我的变化,心里都由衷的高兴。

大法中的法理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能够清楚的把控自己的未来、教育孩子。

现在在国企没有几个人积极主动的工作,在单位工作时,我用大法标准来要求自己,不再争名夺利,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毫无所求的为大家服务,遇到什么事情都包容、谦让别人,大家都觉得我变了。有一个同事还当着全屋人的面说:“这孩子性格太好了!”空闲的时间,我默默的用自己专业的技术知识为单位改进、优化设备,给单位节约了成本,光合理化的建议就被高层采纳了四条,这是在以前五年的工作中从来没有过的。

师尊讲:“有个学员是山东某某市针织厂的,学法轮大法之后还教其他职工炼,结果把一个厂的精神面貌全带动起来了。针织厂的毛巾头过去经常往家揣一块,职工都拿。学功以后他不但不拿了,已经拿家的又拿回来了。”[1] 学大法后的我也把之前在单位拿的东西都送了回去。

这些年玩游戏中养成的利益心、名利心、虚荣心已经从虚拟世界里渗透到现实中来了。原来,由于我比较懂电子设备,还有买到便宜的渠道,所以许多亲朋好友都向我求助,但我总是加上一部分费用,只比市面上便宜一点点,没做到真正的便宜。修大法后,当我看到师尊讲法中说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3]、“办真事,做真人,返本归真,最后修成真人”[1]时,我悟到不能再象以前那样,于是再也没有多加过一分钱,找到什么价位就给什么价,还会帮对方找最适合的设备。当时,有个同事为了感谢我,三番五次的要给我发红包,都被我拒绝了,他感受到了我的真和善,同时反馈给我钱买不来的感恩。我的内心再没有以前那种贼偷东西似的感觉了,我变得堂堂正正、踏踏实实,在感化周围人的同时,救度着有缘者。

在写稿的此时,我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做好,很多执着心没有去掉,知道还没达到师尊的要求,但是我会用心努力的,法已经在我的心中生根发芽,有师尊呵护,一切都不能阻挡弟子精進实修、正念正行。

在这个道德下滑、邪 党文化肆虐的社会里,我周围有太多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甚至更小的孩子,像原来的我一样迷失在社会泥潭之中,他们迷茫的混着日子,打着游戏,看着手机,听着邪 党的谎言,他们看不到真正的灯塔,不明白大法和发生在中国的信仰迫害,真是可怜!我们大法弟子们要抓紧在这最后的时间里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愿世人明白真相后都能在法轮大法中受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内容转自明慧网

修大法脱胎换骨 消罪业救人救己

这事虽过去多年,想来仍历历在目,虽说事情不太光彩,写出来意在证实大法。

那是修炼前的一件事。

一次去邮局取货,业务员说:“货多,你叫一辆车来拉。”装车时,我突然发现:有一件货不是我的,收货人是XX:一个外地人在本地开店的同行。由于妒忌,我总想治他一下,今天见他的货混在我货里,心想机会来了,我看了一眼业务员,见她没反应,就让司机把那件货装上车拉走了。

Continue reading

修炼一定要专一

前些天和一些师兄弟切磋,发现很多师兄弟在修炼的过程中都走偏了,很多师兄弟同时修炼了多个法门的东西。本来不想说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这关乎到他能否在这一门中圆满。就是这么严重的问题。

有人说,我没有啊,我就修净土宗啊,有的说我就修华严宗啊,等等。可是,你在修的过程中同时看多个门派宗别的经书。人不知道,人觉得只有心理意识到他好了,要决定修了,才算修,其实不是这样。你在看经书的过程中,你说这句话真有道理,这一点你非常的认同,就是在往你的思维中灌。往你的大脑中灌。你就是在接受,你就是在学。将来就会影响你。那学了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呢?我们从两点来说一说。

Continue reading

答读者问(2)

问:如何戒色?
答:少看有关色情的东西,少想有关色情的事情,多学大法,提高意识层次,逐渐就能戒除色欲心。

问:执着心是心理层面上的还是行为层面上的?
答:“执著心”是属于心性层面的一种活动,它可以导致行为上相对应的结果。例如争斗心强的人,容易在与人相处时产生不服、争吵、比示、格斗等行为。而去除“争斗心”的人,通常能够平和、理智、宽容的自处或与人相处。

Continue reading

悟(一)

对于“悟”的不重视,是修炼提高缓慢的一个重要因素。在我接触到的修炼者中碰到过以下情况:(1)状况出现后第一念不是对照大法去悟,而是找高度渐悟的同修看是怎么回事。失去了本该悟的机会。长此以往,没有建立起“悟”的习惯。(2)状况出现后,尤其是病业现象,第一念不是找自己修炼中有什么该提高的地方,首先想到的是用常人的手法祛病。仍然保持很重的常人观念。你一提从法上应该怎样看,他(她)从心里就不耐烦,腹诽:好象就你懂。(3)认为修炼提高不是“悟”出来的,是靠内观、灵感、渐悟或者天目等等。(4)在《“悟”(上)》一文里提到的那种对悟的片面认识。(其他同修还会遇到不同的问题)

实际上,是不是因为大法修炼者悟得高而导致损失?不是。在我的修炼层次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抑“悟”的力量阻碍,使一些修炼者的“悟”跟不上,形成了对整个正法进程的拖延。一些修炼十几年、二十几年的学员,思维还停留在个人修炼、做好人、生活周围环境的因素分析等。能够比较全面的从法中悟道,用大法给予的智慧,结合具体情况解决问题,还是相对少一些。

Continue reading

悟(二)

某日看到一篇关于“悟”的文章,大致讲在大法修炼中有的修者追求“悟高”而经常导致邪悟,从而造成损失惨重。

诧异之余,感到有必要对“悟”进行切磋。

从修炼大法开始,我就对“悟”很感兴趣。就象师父讲的那样,一个问题解决了,又会出现新的问题,就这样修炼了十几年,仍然感到还有许多大法的内涵悟不透。而且要悟的内涵也越来越高深。就好象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直指引着,使自己的灵性在“悟”与“行”的交错中不断成长。以前的任何学习都不能让我感到如此神往和愉悦。

Continue reading

轮回纪实:惨死山洞见真相 正法修炼破迷题

在二零一四年的夏天,当读到“辟谷”时,我看见了一个情景:我曾经是个修道人,在山洞里修行,后来死在洞中。以后,每当读到这一节时,我都断断续续的看到了不同的情节,还看到了天上的一些景象,看到道家的师父把一个我接走了,另一个我去转生了。

在历史上以往的修炼中,修的都是副元神。师尊在讲法中早已把这法理明明白白的讲给了我们。

师尊在《大圆满法》中说:“千万年来在常人中传出来的其它功法都是修副意识的,修炼者的肉体和主意识只起载体作用。圆满时副意识修上去了,他把功给带走了,修炼者的主意识和本体什么都没有,修炼一辈子前功尽弃。”

Continue reading

认识“病业”(3)

1、 对肉体的认识是本次大法修炼与其它修练的根本区别:佛教修练是不讲转化本体的,因为它从根本上无力转化物质体,所以只能修性,不能修命。常听人说:“肉体是个臭皮囊”就是这种认识的体现。不要肉体、鄙视肉体、是所有社会上各类修练的一致认同(除了一些不公开的修炼),最好的修行者也就是修到肉体不腐。而不能达到身神合一的圆满。

Continue reading

认识“病业”(2)

多数大法学员,是在常人时被多种病业缠身,没辙了,听别人说大法治病效果特好,就抱着试试的心理走入法轮功。一炼还真管用,谁都治不好的病,就这几个动作解决了,太神了。他(她)以为是这几个动作解决的问题,于是就勤炼,加上没病感觉那个爽,精神头都不一样。可是他不知道这其中的道理是什么,要求是什么,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到医院治病吃药还得按照医嘱去做;你要用一个电器还要看看说明书怎样使用;这个能在短时间内治疗多种疾病的功法,是不是需要修炼者花功夫搞明白为什么能治病,应该按照什么要求去做啊。

Continue reading

认识“病业”(1)

“病”是人类社会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也是人类社会生存的最大问题之一。自从人类诞生,几千年来,都在和疾病进行着抗争。也由此产生种种治病方法,大概可分为:西医、中医、气功。直至大法洪传,第一次深度揭示人体奥密后,一种更高的修炼心身形式,让人类在治愈疾病上有了巨大突破。

西医的特点是对现有的人类空间(细胞分子空间)的人体进行治疗,由于不能够真正认识人体整体的构造以及人与其它植物、动物、矿物、其它空间等整体的关系,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象机器一样对现有空间的人体进行切除或者更换现有空间的人体零件;中医对人体的认识比西医要成熟的多,不仅能够观察现有空间的人体情况还可以看到人体在各个空间的联系,从而对人体进行整体治疗;气功,例如瑜伽、太极拳等通过调理身体达到使身体不产生疾病,但是由于没有心法,或是心法没有流传下来,也不能彻底治愈疾病;只有大法第一次阐明了人体结构,疾病的成因,从心性入手,对各个空间的人体進行调理,消除业力,真正使修炼者达到心身前所未有的高度净化。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