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火星男孩”波力斯卡近期访谈录

采访者:你好!我们终于见面了。感谢你的到来。
波里斯卡:也很高兴见到你。我们是初次见面。好象就跟以前认识一样如此熟悉。

采访者:真的吗?谢谢你这样说。大家又在续前缘了。
波里斯卡:我先提问,你来回答。你来俄罗斯是访客,我是这里的主人。所以应该先由我提问开始。

采访者:客随主便。那你先问吧。
波里斯卡:为什么来找我?非要我出面呢?已经沉寂了很久,在俄罗斯没有人再找我了。这是为什么?

采访者:是这样,全世界的人都喜欢你轮回火星这个话题或者是猎奇你的想法或者想听听故事,或者是受你启发吧。所以就派我来找你,结果就是今天大家见面了。
波里斯卡:好,明白了。知道有你们机构的人将来留下的历史信息还有你们机构为中国社会的推动及努力,这在将来的历史中是很显眼的功绩。你们会受到历史的荣耀。我没有想到你们能来找我,这个在历史中没有记载。是什么动力促使我们会面的?

采访者:你说的,我有些发懵了。我们机构对将来社会的影响是什么呢?我们是做UFO事件调查与案例发现研究的。在社会上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吧?而且还是个民间组织,至于来找你的动力,应该是缘分使然,没有任何国家背景或机构背景促使这次的会面。我保证。
波里斯卡:我相信你,也相信历史。好吧,我现在没有问题了。你提问吧,但是之前聊过的话题就不要再问了。

采访者:这样。 我看资料里你是轮回来自火星,能否给我讲讲那边的情况,比如环境啊、人文啊、社会结构的趣闻吧。谢谢。
波里斯卡:好。实际上还没有人问我这些事情。记者、官方都是对技术、战争、天文地图等信息感兴趣,现在随着年龄渐大,很多事情我都忘记了。好象是我转生前跟轮回管理者有个契约:是不能带所有火星记忆到地球转生的,只有2%的记忆是允许带着的,还要求我十岁之前就给抹去。有时梦境中的深刻回忆,醒后马上记录下来,才有今天能够回答这些问题的前提吧。火星上的生活对于我都是碎片化的记忆,只是记得准备轮回走之前有非常多的火星“类人”为我送行。知道我要冒整个人生的风险,过来地球轮回转世。我也是下了非常大的念,抱着为自己星球将来永世的幸福而来。目地是为了结实缘分。
火星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国家。我用你们人类能理解的语言来叙述,但不一定能准确的表达我全部的含义。好吗?

采访者:好。你说吧,我都开始听入迷了。
波里斯卡:火星在我们认识中其实不是一个星球。是多个空间维度与时间场的立体构造集合,还包括不同横向与纵向空间,在理解中都是同一个火星。这个国家其实它也不是国家与民族的概念。我先这样称呼,否则每一句话都要讲很久,每一个用词都要有它无数的内涵,地球词语中表达不了这些含义。火星这个星球基本上是一个长老群管理制的社会,没有政府和政治的概念,长老体制是一个核心,不是由战争或强者或民选政治才能成为长老。而是用“道德”来衡量,或者是技术提升到这个位置的。那道德在我们的概念是什么呢?就是付出,无私的付出。谁能更大无私的付出,为了别人、为了社会、为了巨大的将来越多谁就是长老。还有一种晋升模式是技术,也叫技术提升。假设现在地球使用的手机,是火星上一个“类人”发明的,无私奉献给火星社会,为大众带来了便利和共享使用,那这个火星人就提升了他的层次。如果他还能在技术上继续突破,那这个火星人就离长老位置更近了一步。而他的技术突破是跟他的“道德”同步的。整体火星的科技水平、发展方式就是这样。也是火星长老制的模式。
再回来说地球,科技也在发展,互联网、飞机、汽车都在做技术提升。可是这个社会是以个人或国家积累财富,为私、为集体利益、为自我而生存的自我架构。人类为了钱可以无恶不做,还想技术提升,那不等于是准备将来搞星球大战吗?比较火星“类人”与地球“人类”的思维模式、生活模式整体都是反向的冲突和矛盾的。

采访者:地球还有法律呢、还有警察、法院呢?!
波里斯卡:那些都是管理人的。人类在大街上当然不敢做坏事了,可在法律背后还会做坏事。而且法律规定的条款现在是越来越细致,把人都捆住了。有时候你都不知道原因就犯法了。所以,一个丛林法则的社会,一个虐杀人,对动物毫无人性的地球人类怎么可以研究出以清洁能源动力和反重力飞碟呢?怎么可能让人类提升呢?!如果有提升那也是负面物质在帮助人类反向提升,并同时在毁灭人类。

采访者:我是准备做飞碟发动机技术研究的。虽然没有什么理论基础,能给些启示吗?
波里斯卡:哈哈。你也开始问我技术了。所有人都是问这个,我已经被恶心的烦透了。鉴于我们第一次见面,以后不用再问。我也没有特殊记忆,已经有意识的忘记了。这些东西对地球人不好,提前做出来只能打乱宇宙平衡。核武器就是案例,为什么近几十年那么多飞碟事件都跟这有关。核战争会影响、污染太阳系。监督核战争冲突不发生是太阳系生物圈的职责。分子层正负能火星的核战争就是教训。当人类道德没有升华,没有自我改变,没有认同精神世界必然存在之前,在完全认同纯唯物观念之时,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也做不出来,只能是滑向负面势力设计好的深渊。飞碟是一种工具,还不能算交通工具。外星没有交通这个概念。地球人总是计算长度,其实要改变思维的。没有距离,只有空间维度与时间属性的不同。从某地到另一个某地可能用距离,长度计算,非常遥远。实际上在空间维度与时间场的不同大大小小层次穿梭中,只用一秒就足够来往了。还存在没有时间属性的空间维度的地方,这个跟你们无关,就不说了。就是科学发展道路的不一样。任何一个宇宙的文明体都有属于自己的科学发展道路,中国古代的科学也是。
如果没有地球近代的西方工业革命,中国古代的科学比这个西方物质实证科学要升级快很多。它(指西方科学)是外星负面势力覆盖过来的产物。中国古代继承的传统科学才是你们自己的。所以,西方科学进入地球后,所有地球古代传统科学都是被批判的,被否定的,也应该明白原因了吧。西方科学它是外星负面力量有意授权的体现。在强行灌输给地球科学家同时,通过暗示等方式,科学家还认为是自己的创新。地球科学没有科学硕士、博士、教授等职称就等于没有高水平物质生活保障。它的认知模式是纯物质化的。用科学公式在敲打和阻碍人类向往精神世界的障碍。
再说说人类身体。大致从显微镜角度看,是由水分子和分子组成的。分子到原子的排列顺序大致上是百万个小分子排列组合。人类的死亡是分子细胞的解体。小分子到原子以致更小的粒子触及不到改变或消失的。核弹大致是通过爆炸加压原子核分裂进行的。火化人类尸体的火焰温度是触及不到小于分子以下的任何排列顺序的改变。地球科学家一直都是在研究分子、原子、原子核的单独成分及排列次序。如果能设计出一种机器,它可以展现出它不是一个单一粒子,而是把粒子象面墙一样排列展示,穿透过去就是另一空间世界。分子世界就是我们的世界。小分子世界的不同空间就有鬼怪的存在。依据地球现代科学物理学定义,密度越大应该其空间时空越大,分子之外的小分子密度一定大于普通分子密度,那就是一个更广阔的空间。血液的水分子密度是大于人骨分子的密度。利用突破空间维度与时间相对较快的场,飞碟可以穿梭其间。所以飞碟是否能够反重力,反引力并不重要。中国古代科学是直接研究人体入手。比如对穴位、脉络的知识掌握与利用及用途已经超过现代西方科学。在中国古代传统科学里,穴位是由经络相连。经络的联系现代科技水平是看不到的。人体内都是纵横交错的微小细管,上万条之多。那里有通过现代机器设备验证经络链接穴位的存在,那经络在那里?就在另外小分子空间。人类的身体也是由无数的纵向横向空间组成。其中一个小分子空间就是人体经络的存在形式。这个空间的时间场快于我们地球的时间场。大致是24小时的三分之一。所以用针灸治疗人类身体昏迷、胃痛痉挛等疾病马上就能起到疗效。它是通过另外时空,比吃西药、打针效果从时间上快3倍。近代的人类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个事实差别。也在没有西医医学的基础上,通过做人体解剖已经发现了这个事实。准备突破空间维度与时间场的概念时,近代西方工业革命的成果,以全物质化手段,破坏了这种进程。中国传统科学就要突破空间维度与时间场的障碍了,是比现代实证科学更为直接,符合这个宇宙规律的发展道路。今天的人类也已经不知道古人的生活方式了。我在火星的时候,曾经考察过中国的古代,看到各行各业都是要天天打坐,静心的,要符合道德标准的。这样的社会,这样的科学发展,才有可能更快的提升。这也是我们考察地球古代的原因所在。

采访者:我想回到初始话题。你说我们将来是被历史颂扬的,这是为什么?能否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含义?
波里斯卡:历史有历史的脉络。提前知道了不好。按照你们的心去做。越做越顺利的时候,就一定是你们上装在台上霸场的时刻。我来地球是结缘的。咱们有关也无关联。不管地球还是火星,科技提高、文明上升都只有唯一途径,那就是按照道德去做。要帮助启迪那些没有精神信念,无法无天的人类。让社会相信有外星人,人类不是进化存在,通过提升精神境界发展,这是你们机构唯一能存在的使命。你们不做这件事情,意义也就掉落了。今天地球的历史跟以往不同,将来都是未知的,所以我才想在未知的世界从新被摆放我自己。你们都是一样,不去做应该做的,同样也是摆放了自己。能交流时间不多了,我还有事情。以后有时间你请我来中国。我非常想念那里,天天盼望着那一天的到来。也谢谢你来莫斯科看我。

实验证明水能听懂人类,且有自己的语言

每个人的一生就会有着不同的遭遇,经历不同的命运,有人大富大贵,有人落魄潦倒,有人顺丰顺水,有人坎坷不断,这其中是否存在什么规律?我们不主张迷信,但是可以通过科学的手段去证实一些我们人类无法理解的事情和规律,接下来的科学发现似乎可以让人们触及到一些“神乎其神”的秘密!

水1

Continue reading

吃植物是杀生吗?一份被隐瞒多年的科学实验报告大揭秘!

很多人都在思索甚至争论一个问题:

除了人以外,

动物植物是否有意识、有灵魂?

如果动物植物有灵魂,

那一块石头一辆车

一双筷子一副手套呢?

今天史上一个非常著名的试验被揭开——巴克斯特试验

这个试验是由一个在测谎领域十分资深的专家所做

但这个试验当时并未被主流科学界所接受

pic1

克里夫·巴克斯特(Cleve Backster)

巴克斯特,全名克里夫·巴克斯特(Cleve Backster),他曾经是美国中情局资历十分深厚的测谎专家。

pic2

实验室是从一次偶然的经历中开始的

巴克斯特的秘书从一家即将停业的小花店好心购买了一株龙舌兰(龙舌兰是一种原分布在中美洲热带地区的一种植物,经常被当作观赏花卉种植)。买回来后放在了巴克斯特的工作室里,于是这便成了巴克斯特第一次的养花经历。

pic3

当他把测谎仪与龙舌兰连接起来之后,打开开关,让他着实吃了一惊,眼前的波形,对于研究人类心理测谎十八年的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了。

这与一个人类在接受测谎检测时,因害怕曝光自己的想法而导致难以压制的短暂恐惧经历而生成的波形极为相似。

巴克斯特觉得,

植物也是活的生物,

他们只是没有嘴巴和四肢去表达想法,

但他们绝对不是与周遭

毫无任何信息交换而孤独存在的,

即使没有智慧的思维,

也会有起码的自我保护的意识。

在巴克斯特的传记里有这样一段描述:他冥思苦想到底用什么方式能让眼前的这盆花感受到惊恐与不安。突然,他脑中冒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为了让它体验到终极恐惧,用火柴去烧那片叶子如何……而此时,那株龙舌兰正在距离巴克斯特大约4.5米远的地方……

pic4

奇特的事情发生了!

当时电极连着一片叶子。因为我并不吸烟,手里没有火柴,我准备走到秘书的办公桌去拿火柴。当时没有别人在实验室,没有人在楼里,我只是动了一下那个念头,我要烧掉那片叶子。这一念头刚一出来,指标立即做出了剧烈的反应,一下子摆到了图表的顶端。

我立刻意识到:天哪!它竟然知道我在想什么

这是一次高品质的观测(历史上多少次观测人类测谎记录得到阳性结果时,恰恰都是这种类型的图形)。一切就从此开始了,我意识到植物也是有意识的。”……

pic5

1966年2月2日,所记录的龙舌兰的突变折线

为了试验的严谨性,巴克斯特和助手还反复做了许多次试验,但有时就会成功有时就压根什么反应都没有。

由于二人都是长期从事人类心理测谎方面的研究,他们深知一个真念头和一个假装的念头之间的明显区别,虽然对于外人来说是很难察觉的,但对于测谎仪来说却很难做到瞒天过海。

pic6

随着刻意试验次数的增多,他们发现,这盆龙舌兰完全可以分辨巴克斯特和助手二人的用意的真与假。

随着反复试验,他们要去烧叶子的举动不得不越来越接近真实地去烧。最后巴克斯特甚至对这盆龙舌兰产生了怜悯之情,并没再去试图烧它。

pic7

巴克斯特工作室的工作人员们一天24小时持续地通过测谎仪来观察植物。

通过时间的对照,他们发现,每当巴克斯特在外面办事要回实验室时,植物经常会出现明显的反应。巴克斯特甚至感慨地说:“一旦你开始种花养草,花草似乎会追踪你的想法和感觉。无论它距离你有多远……”

植物的这种遥感能力让他们十分地不解和兴奋,难道这种对他人想法的感知,能如此快速地传播出去?

为此他们又进行了一系列更深入的实验,这些结果具有一致性,得出一个十分鲜明的结论——所有的生物都和它周围的环境有紧密的联系。

pic8当任何压力、痛苦或死亡发生时,在周围的所有生命形式都会立即产生令人震惊的反应,好像它们都能够感同身受到那份痛苦一样。

pic9

被连接在测谎仪上的未受精的鸡蛋

有一天巴克斯特准备做早餐,他打碎了一枚鸡蛋,就在此时,一株喜林芋产生了强烈的反应。当巴克斯特的暹罗猫突然从睡梦中被惊醒时,一个被连着电极的鸡蛋突然也被”吓”了一跳。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

一个连在测谎仪上的鸡蛋,每当它邻近的鸡蛋被一个一个地丢进热水中,它便表现得很”惊恐”。要知道这只鸡蛋是被放在可以屏蔽电磁场的盒子里,这种盒子可以屏蔽电磁场。

pic10

这完全和现在的量子科学领域的一些现象是一致的。

1:当你特地观察时,你的观察会改变量子原有的状态。

2:发生量子纠缠的一对量子,之间距离无论有多远,都可以同时做出反应,这种沟通速度完全是超光速的,也就是说完全是与电磁波无关的。这样的特性或许不仅仅是量子才有,所有宇宙中的物体都会有的特性。

pic11

NASA 宇航员布莱恩·奥列里博士(Brian O’Leary)

巴克斯特还进行一些关于人体细胞的实验,并且也有惊人发现。

NASA 宇航员布莱恩·奥列里博士(Brian O’Leary 奥列里博士曾受聘于康奈尔大学、加州理工学院、加州大学以及普林斯顿大学)曾经就参与了一次人体细胞的巴克斯特实验。

有一天,奥列里博士把从自己唾液中提取出的细胞独自留在实验室,并离开坐飞机飞到了480公里外的亚利桑那州凤凰城。

pic12

如今90岁高龄的巴克斯特先生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大脑所”广播”的信息,被480公里外实验室中的细胞所”接收”。可是实验室中的细胞处于屏蔽室中,这再一次证明了这个”信号”并不是通过电磁能传播的。

肯定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东西”,可能是某种能量场,即使是很远的距离,它也能传导或瞬间同步我们的感受。当你开始意识到自然界中的所有生物似乎都能”听到”彼此的想法时,你确实会感到诧异。对于人类,这种现象肯定是同样存在的!

巴克斯特效应此时最重要的意义是,

他告诉了我们,

如果你对食物”祈祷”,

向他们发送积极的、爱的意识,

在进食他们以前,表示你的感恩,

表示这是他们完成他们应有价值的重要时刻,表示这是宇宙中最好的能量循环,表示出他的身躯的贡献将得以以另一种美好的形式存在时。他们似乎愿意接受食物链法则,为了更美好的存在而付出自己的”牺牲”,并且不会在记录图上出现”恐惧的”强烈反应。

 

网络

从细胞死亡过程看死亡的定命(节选)

我 们 知 道 , 细 胞 是 生 命 的 最 基 本 单 位 。 每 个 细 胞 裡 都 有 着 生 命 的 基 本 成 分 , 包 括 作 为 遗 传 物 质 的 DNA, 执 行 功 能 的 RNA及 蛋 白 质 , 起 屏 障 作 用 的 脂 质 , 以 及 作 为 化 学 反 应 场 所 的 溶 液 。 这 些 成 份 巧 妙 地 结 合 在 一 起 , 组 成 了 从 最 简 单 的 单 细 胞 生 物 , 如 细 菌 , 至 极 为 複 杂 的 多 细 胞 生 物 , 如 人 。 按 细 胞 的 平 均 体 积 计 算 , 人 体 内 每 克 软 组 织 约 含 有 十 几 个 细 胞 。 人 体 内 的 细 胞 不 但 数 目 众 多 , 而 且 都 有 着 十 分 精 确 的 分 工 , 有 主 管 发 号 施 令 的 神 经 细 胞 , 有 执 行 命 令 的 肌 肉 细 胞 , 有 主 管 免 疫 力 的 白 血 球 细 胞 等 等 。 这 些 细 胞 的 分 化 程 度 ( 特 殊 性 ) 及 其 再 生 能 力 , 各 不 相 同 。 像 神 经 细 胞 、 心 肌 等 是 高 度 分 化 , 无 再 生 能 力 , 且 其 功 能 无 法 被 其 他 细 胞 所 代 替 ; 造 血 和 纤 维 细 胞 就 有 较 强 的 再 生 能 力 。 由 于 人 体 是 由 多 种 细 胞 组 成 , 人 的 死 亡 也 不 是 所 有 的 细 胞 死 亡 , 而 是 因 为 少 数 细 胞 停 止 功 能 引 起 的 , 或 是 脑 或 是 心 肌 细 胞 , 因 它 们 不 具 再 生 能 力 , 且 不 为 其 它 组 织 代 替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