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灾难大串烧——极端天气与极端灾难的有机联系(1)

编者按:近期世界范围出现的超级疫情已经拉响地球(人类)灾难的又一个警报。灾难呈现叠加式、多层面、一环扣一环、从地球范围向人类范围收缩的态势。这里刊登的《地球灾难大串烧》系列虽然是2012年预言的大灾难之前成文,由于创始主一再推迟法正人间的时间,为了救度更多人,而地球这个人类居住的硬件系统也一直在调整自身。因此刊登此文对地球这个生命体的认识仍有很大参考价值。

人类哲学家:阁下在人类哲学家与外星精神领袖对话外传之广义量子论与中医里谈到——整个地球从另外空间看,都是个生命体。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其中的精彩段落:

地球的血管:在道家的文献《道藏》中,除了有对月球的研究外,还有一幅极为复杂的图,称为《五岳真形图》,是以中国为中心,画出五岳的地下,认为皆有地下道相通,道家的传说,由陕西省的黄帝陵之下开始有一地洞,沿洞中地道前行,三个月后走出来就是南京。

地球内脏:《道藏》中又把中国大陆像内脏一样的分类,地肺在陕西省。又在前人笔记中,记载天山以北的地方,有一个洞,每到清明的时候,这个洞就冒出大气,说是地球的呼吸,在出气的时候,沙漠上的人都闻其声,人畜早就逃得远远的,以免被气吹得渺散无方,等到二十四小时以后,又可以听到吸气的声音。纪晓岚的笔记,曾经提过到过这个地方。

而地球的呼吸在西北,在新疆。清朝有一本书指出的,该书的作者曾经实地看过,在塔里木有一个洞,每年清明一定的时间,如人叹气一样,发出声音,并由洞里吹出风来,无论人畜,如果遇上这股气,连影子都找不到,被化掉了。这股气吹出去,经西伯利亚等地,经过二十四小时又回来了,就像人吸气一样,吸进去,然后又安然无事了。

地球血液血脉:即地表河流及其流经的河道。还包括地下河流及其流经的通道——我们脚下的陆地地表下面有密如蛛网的地下通道,历代西藏大喇嘛们掌握着在喜马拉雅山脉通向地下世界的门。在古代地下人经常和喇嘛们定期在山脉中通往地下世界的通道口会面,有时地下人会向喇嘛索要食物,地下人尤其喜食牦牛肉,作为回报,地下人会赠送喇嘛们一袋天然金块,有时重达百斤以上,这是他们在地下发现的,金块对他们来说毫无意义。地下人大多数过着靠血缘关系维系的氏族生活。近代这种接触几乎很少了。地下有湖泊、河流,古老的温血兽类,地下植物等。在你们影视传媒中有些人类地区湖泊河流中出现怪兽。大多数是因为这些湖泊、河流与地下河流湖泊相通。会有地下兽类通过相通水道上到地表,有时上来时被人类发现。

地球皮肤上的寄生虫:人类。我们中 国道家的观念,始终认为地球是一个活的生命,它本身会呼吸,而人类之于地球,等于跳蚤之于人类,人类看见自己身上的跳蚤就抓了,地球对于我们人类,亦很讨 厌,在它身上爬来爬去,还弄些十轮大卡车滚来滚去,好像人类生了疥疮一样,除也除不掉,很难受。

我们人类,只不过是地球上的寄生虫而已。

说寄生虫还好听一点,实际上,道家称人类为“倮虫”,也就是裸体之虫,生下来赤裸裸的裸虫面已。

我们能说道家的比喻胡闹吗?试看看地球上的人口问题吧!人口在不断地增加,依照道家的推论,人口仍要增加,说像苹果里面生了虫一样,一旦生了虫,必定愈生愈多,直到完全把苹果蚀坏吃光为止,那时虫也完了。

地球上自从不幸生长了倮虫——人类,他们就不断发展所谓科学。挖矿、海底钻油,物质文明越来越发达,破坏性越来越高,直到我们这些倮虫把地球毁灭为止。

外星精神领袖:是的,不仅如此,我们知道,一个生命体(比喻人体)有可能引发疾病,那么地球呢?地球的疾病又是指什么呢?

人类哲学家:地球疾病当然指地球灾难,比如火山,地震,极端天气(干旱,雪灾,大风,大暴雨)。

外星精神领袖:那么地球的情绪呢?

人类哲学家:天晴——高兴,小雨或中雨——哀伤落泪,打雷——发怒,蒙蒙细雨——追忆或者哀悼。阴沉沉——情绪不佳。天晴加微风——高兴得手舞足蹈,高兴得自由哼唱一曲。

外星精神领袖:我们首先看地震,如 果我们形象化的比喻,那就是人打哆嗦,那么人在什么打哆嗦?首先是冷得打哆嗦,这样就和寒冷的天气建立了一种联系,天气越冷,冰冻的时间越久,那么来年发 生地震的强度就可能越大(当然也不是100%确定会发生,只是在将来的日子,发生地震概率增大了)。

人类哲学家:这使我想起2008年 5月在中国汶川发生的8.0级地震,在发生地震之前,2008年年初中国南方发生了长达一个月的冰冻灾害,这就可以验证阁下说的似乎有一定的道理。这使我 想起,现在全世界的暴风雪天气和中国一波又一波温度剧烈变化的寒潮天气,这就可以说明,2011年全世界地震形式并不乐观。

外星精神领袖:当然,大寒冷与大地震这种有机联系并不预示着大地震必然发生在大寒冷之前,大地震之后发生大寒冷也说不定。也可以这么说,2010年年初全世界发生了多起地震,所以引发了 2010年年底的大寒冷,但2010年年底甚至2011年年初的大寒冷,必然使2011年的大地震的概率大大增加。

大家也应该注意到这样一个趋势,2010年的地震是全球性的,2011年的地震则有可能是集中性质的了。集中到地球上某个大陆,比如中国也说不定。原因是只有中国镇压大善法。

人类哲学家:寒冷与地震的关系我们上面已经探讨了,但是与寒冷相反的是炎热,炎热天气与地震的关系呢?

外星精神领袖:炎热必然导致干旱,其实这也是讨论干旱与地震的关系。在中国,有些民间地震预测专家也是根据这一点预测地震的。有人会问,地震就是人打哆嗦的话,那天气太热,人应该不会打哆嗦了,那不就是发生地震的可能性大大降了?

这个问题应该这样看,虽然热,人不会打哆嗦。但是长期的发热(比如人发烧),人就会变得很虚弱,人虚弱的时候,站立的时候甚至会发抖。发抖形象化的比喻的话,也是地球地震。所以,短期发热 所导致短期的干旱与地震无关,但是长期温度比较高所导致的长期干旱必然使发生地震的概率大大增加了,所以干旱与地震也有这么个联系。

当然,有人还是会钻牛角尖,认为人发热(发烧)应该是全身性的,那么对应于地球应该是全球温度上升,也就是温室效应,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全球温度上升,就相当于地球发烧,所以地球上的地震会有增无减(因为地球在发烧,导致地球虚弱,地球虚弱的话,地球在运转的过程中会发抖,就好象人发烧久了,站立起来会发抖一样)。而一个地球局部发热,干旱的话,就好象一个人的手脚突然被开水烫伤一样。这个人在烫伤之后不久,因为剧烈的疼痛,烫伤的手脚会痛得微微发抖(相当于地震)。

人类哲学家:讲来讲去,都是一个理。长期的冷和长期的热都是地震的前兆。那么全球冷热时空分布不均匀(比如今天温度一下降了20,甚至30来度。比如说在同一纬度温度相差太大,纬度相差不多,但温度相差太大)呢?

外星精神领袖:你感冒的时候,有时候觉得忽冷忽热,那你身体就有可能“打摆子(好比地震)”,那么地震的可能性又增加了。空间分布不均匀也一样,也需要用各种手段调节。地震只是一种调节手段。

其实从科学上分析,也是一样的。地球上之所以有极端天气,长期的冷,长期的热,冷热变化太剧烈,就是因为地球调节自身能量均匀分布的能力大大降低了,那么地球就很有可能用极端的手段,比如说地震来调节地球能量均匀的分布(当然这只是地震成因的一个方面,地震成因还有其他方面比如万有引力等)。

人类哲学家:阁下这个科学的总结真是高明,使我联想到火山,火山不就是地球能量调节的一种方式吗?地球内部多余的地热突然喷发出来,本质上这也是一种极端的能量调节方式,因为给人带来的是灾难。因为地球上越来越多的极端天气预示着地球这个生命体,调节地球能量分布越来越弱。所以地球上必然有越来越多的地震、火山、海啸(地震引起)台风发生。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地球需要调节自身能量的均匀分布?

外星精神领袖:其实,这从侧面证明了地球是个有机体,是个生命体,大家想想,人这个有机体不是恒温动物吗?从全身看,人体各部分体温相差最多0.5度左右,也就是说,人体能量分布不是大体均匀的吗?

人类哲学家:是的。在同阁下的探讨 中,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水为什么是比热(通俗讲就是同样多物质,水可以吸收最多的热量)最高的物质,大家知道,地球上存在水循环,如果一个地区 太热,另一个地区太冷,那么水循环就可以把太热的地区的热量带到太冷的地区,来实现热量(也就是能量)均匀的分布。

网络转载

Posted in 其它文章 and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