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预言中即将出山的“圣人”与西方大预言中即将降临的“救世主”

一个不可思议、值得回味的现象是,在不同历史时期出现的中外各种大预言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一位即将现身的核心人物。这个核心人物在中国各种大预言中被尊称为“圣人”,在西方各种大预言中被尊称为“救世主”。

在充分参考了有关中外大预言的各种分析和解释之后,我对那位即将降临的“圣人”或“救世主”产生了越来越清晰的认识,作出了如下理解和推断:

第一,中国各种大预言所提到的那位即将出山的“圣人”应为世界级的圣人(中国古代那几位圣人仅为东方圣人或中国圣人)。

第二,西方各种大预言所提到的那位即将降临的“救世主”应为全人类的救世主(西方古代出现的救世主仅为西方人的救世主)。

第三,由此可以推断:中国各种大预言所提到的那位即将出山的“圣人”和西方各种大预言所提到的那位即将降临的“救世主”应为同一个人。

第四,西方有不少大预言将未来的希望寄托在东方(其典型代表为西方魔女珍妮的大预言),由此可以进一步推断:那位被中国各种大预言尊称为“圣人”而被西方各种大预言尊称为“救世主”的核心人物应来自世界的东方。

第五,具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正在崛起,中国社会正在或将要经历前所未有的大变革,由此可以推断:中国是圣人出现的最佳之地,中国人的福报、缘份、智慧俱足。

第六,按《推背图》卦象来看,即将现身的圣人在其出山时还是无权无势、无名无权的一介平民(“虽非毫杰也周成”)。乾坤万年歌也暗示,即将显形的圣人在其出山之前还身居草莽而不得志,绝不会是目前已在台面上的人物,因为“那时(不久的将来)走出草田来”(从权力体系之外或从百姓中间走来)。

第七,圣人不仅仅是杰出的政治家,而且首先是千秋万代的精神领袖。在当代历史条件下,圣人首先应当是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科学家和伟大的教育家。

当今时代,国与国互通,中国的圣人也必将是世界的圣人。圣人必然是为世界不同种族、文化所能广泛接受、认同并对大众心灵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物。

第八,即将出山的圣人,作为世界的圣人,作为救世主,不仅仅是为了解决中国发展、中国内乱和两岸统一而来,而是为了拯救全人类、实现世界大同而来。实际上,要解决中国发展、中国内乱和两岸统一,只需任何一位政治强人就足够了。

第九,不论仅仅靠政治强权,还是仅仅靠装神弄鬼,都成不了圣人,而只能成为愚弄民众的大盗或小丑。历史上有许多皇帝在位时都以圣人、圣君、圣王自居,也有许多乱臣贼子在改朝换代的乱世中以神仙、上帝、救世主自居。

第十,即将出山的圣人或救世主最有可能来自中国大陆既古老又现代的城市(最佳出生地应为千年帝都、东方圣城洛阳,最佳生活及工作地应为大陆南部沿海发达城市),最不可能来自中国台湾。也许由于长期偏安于东南一隅的缘故,不少台湾人总有一种狭隘的岛国意识和心态,缺乏远大的目标和长远的眼光,总是将芝麻看成西瓜,总是围绕眼皮底下那点陈糠烂谷子的事情喋喋不休。

从目前国内外各种迹象和趋向来看,从国内外早已流行的各种大预言来看,在千年不遇的新旧文明交替、新旧世界更迭的乾坤大转换中,完全需要、也完全有可能产生世界级的圣人、全人类的救世主。 时代呼唤圣人,世界需要圣人,人类需要救世主!

网络

Posted in 人间巨变 and tagged .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