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气功背后的巨大天机

北美大陆的印第安人中的霍比族流传着关于人类从远古到今天的记载和预言,由于篇幅太长,关于他们对更古老的记载在此略去,截取其中关系当今人类的记载和预言,内容如下:

“很久以前,在此次循环周期的开始,伟大的神灵降临到地球,他召集人们到一个现在已沉入海底的岛上,他对人类说,我要把你们送到四个方向,并逐渐地使你们的肤色变成四种颜色,我要给你们一些教导,你们将称它是上天的训示,当你们再次相聚时,你们要分享这些教导,以使你们能和睦地生活在地球上,这将是人类文明的开始。”

他接着说,“在此次循环里,我将给你们每一方向上的人种两个石刻,你们不得把它丢弃,否则,不仅仅是人类将承受很大的磨难,整个地球将会消亡。”


“他给每一方向的人类一个职责,我们把它叫做‘守护者’。 ”

“对印地安人,也就是红色人种,他让他们作为土地的守护者,他们要去领悟大地的知识,植物从土地里生长结果,供应人类的食品,草药可以用来治病。我们把这些知识同时与其他兄弟姐妹分享。”

“对于南方的黄色人种(注:这些方向应该是站在已沉入海底的岛上为基点的当时古老时期的叫法,所以这个南方就是后来和现在的东方),他们将做为风的守护者,他们将去领悟天空和呼吸,并用来帮助气功修炼上的进步,他们在这时将分享这些。 ”

“对于西方的黑色人种,他们将做为水的守护者,他们将去学习万物之首,水的启示,他们是最卑贱的,也是最强大的。 ”

“对于北方的白色人种,他们将做为火的守护者,如果你去看,他们做的许多事的核心,你会发现那里有火。你可以说,电灯泡就是白人的火。汽车里有火花塞,同样,你会在飞机和火车里找到火。火会燃烧和移动,这就是为什么白人最先在地球上迁移,使得我们联合成为一个大家庭。”

“很长时间过去了,伟大的神给每一个人种两块石刻,我们印地安人把它们保存在亚利桑那州的霍比保留地的一个耸立的高台之上。”

印地安人希落克族( Cheroke )流传着和霍比族非常类似的神谕。其中有记载说“我曾问过黑人,他们的箴言石保存在肯尼亚山的山脚下。黄种人的箴言石由西藏人保存。假如你从霍比保留地穿过地心而到达地球另一面,你将到达西藏(注:西藏预言说:当铁鹰飞翔,有轮子的马奔驰时,西藏人就会流离失所,圣僧将到红种人的土地上去。霍比预言说:当铁鸟飞翔,失去土地的东方红袍人将出现,隔洋两兄弟将团聚。)。瑞士人是欧洲传统的守卫者。在瑞士,人们依旧会选择一天每家拿出面具,每个家庭都有不同的颜色、符号来代表。”

1986年北美印第安人本土研讨会议节选

预言中说(许多部落都有相似的预言):“到了一定时期,雄鹰将在夜晚高飞并降落在月亮上。”(有的部落说雄鹰将围绕月亮飞翔,)“那时,许多原住居民依然在沉睡。”这话的意思是指那些人忘记了神灵对他们的教导而迷失了自我。“当雄鹰将在夜晚高飞时,黎明的曙光就将来到。”我们就处在这个时刻,雄鹰已经降落在月亮上了。那是1969年,宇宙飞船着陆月球后发回了消息,“雄鹰已经着陆了。”预言中说,当雄鹰降落时,力量会回到我们中间来。

是什么力量,是科技?飞机、飞船?这在印第安人眼里或这个预言中都不是,既然是神留下的预言,那所指的力量只能是指神了。

“当雄鹰将在夜晚高飞时,黎明的曙光就将来到”,什么是黎明的曙光?既然是神留下的预言,那所指的不也是神吗?这令人想起了基督教中所说的闪电从东方发出,照亮西方。

由上可见,本次人类文明承担重要历史使命的是黄色人种,就连珍妮女士都说过:西方是人类的末端,而人类的中心和希望在东方。预言说,当雄鹰降落时,力量会回到我们中间来,正是指这个时候圣人将出现(这也是基督徒一直在探讨的救世主的到来时间,即闪电将从东方发出,照亮西方),而这个时间点,即当雄鹰降落时,再一次的确认了三千年一现的婆罗花将在何时开放,圣人将在何时来到,不管披着僧衣或打着宗教幌子的所谓居士或宗教人士如何乱法、如何混乱未来佛降生的时间,而在这里我们又找到了精确的时间点的预言。古老的霍比预言中说,将会有一种信仰来到这里,它可能是真的并带来统一(这是指两千年前的基督教的出现)。如果它不能,将会有另一种信仰来到。霍比人称信仰这第二种信仰的人为巴哈那。英文写作 pahana或 bahani,意为 baha 的人。 有的资料说巴哈那就是远古时期与印第安霍比部落分散的他们真正的白人兄弟,据他们讲那个时候人都是同一肤色的,只是以后逐渐变成了四色人种。而白人兄弟去了东方,以后会从东方再回来(其实这正是基督教所等待的闪电从东方发出的救世主弥赛亚到来时所发生的事情)。但巴哈那并不是现在西方的这种白人,霍比人说“现在的这些白人贪婪占有,掠夺我们的财物。”而巴哈那真正的白人兄弟回来的时候,肤色已经改变,不再是白色,但头发还将保持是黑颜色的。他们还讲,我们即将进入新人类周期,需要改变僵化了的观念,遵从神灵的教导(注意是神灵的教导,而不是科技的教导)。

现在看来,关于基督徒所等待的闪电从东方发出、照亮西方,正是指白人的科技发展到使四色人种重新汇聚到一起时所发生的事。而霍比人说得更精确:当雄鹰降落时,力量会回到我们中间来。

霍比部落族长的预言

“变化(清理期)之后,生活将发生改变。人们将种植食物,邪恶的人被清理掉。为好心人开辟了生命的道路,各行各业各信仰的人走到一起,视彼此为一家人”,其实这又回到了《推背图》中的“红黄黑白不分明,东西南北尽和睦”了。

印地安苏人国的预言

苏人国的智者“勇敢公牛”(Brave Buffalo, Brule Sioux Nation),作出了这样的预言:

根据圣圈和预言,现在是分享这古老智慧的时候了。现在是大净化的时候。我们处在一个无法逆转的历史关头。

“分享这古老智慧”,分享什么智慧?纵观四色人种:作为不同的守护者,作为地、水、火的守护者,红色、黑色、白色人种陆续分享着他们的成绩,特别是守护火的白人的科技现在覆盖了整个世界,可是这些都是神早已安排好的,唯独作为风的守护者的黄种人的古老智慧的分享却姗姗来迟,其实这才是神的压轴戏,因为神最重视的是什么?当然是事关修炼的大事了,于是作为风的守护者的黄色人种是古老智慧的最后分享者,是人类的真正希望,即珍妮女士所说的(再强调一次):西方只是人类的末端,而人类的中心和希望在东方。所以中国这块土地自古就被选中了,并且一直被奠定着,所以就被称为了神州,同样这块土地的文化被称为了神传文化;因为这块土地最被神重视,所以这块土地历朝历代也来过许多神,纵观世界,西方出过一位耶稣,印度出过一位释迦牟尼,被本国的人记载了几千年,但是作为神州的中国历朝历代都有许许多多的神降临,以至于多的数不过来,所以这片土地索性就被称为了神州,而作为能知过去、未来的觉者、佛祖的释迦牟尼能不知道这件事和这件事的久远安排吗?所以释迦牟尼的“中国难生”的真正的更高、更深层的涵义就是指当今被称为中国的中土呀,因为这片土地才是本次人类文明压轴戏的上演地,其实神州大地一直上演着人类的压轴戏,所以想转生到这片土地从古到今都很难。所以作为佛教界人士如果站在常人的基点上去理解佛经,那永远悟不上去,因为那是觉者讲的话,不是常人讲的话,就连达摩都有可能悟偏而被称为钻牛角尖,更何况现在的所谓佛教界人士呢。

联系前面的霍比人记载下来的神的预言:“当你们再次相聚时,你们要分享这些教导”,“他们(即黄种人)在这时(即西方科技的发展使四色人种再次相聚时)将分享这些”,于是就到了专研修行的黄种人在这个时候将分享气功与修炼的时候了,再一次印证了中国气功热是在很久远的古代便已经安排好了的,所以刘伯温(中国距今的最后一位众所周知的大预言家)便能预言得了。正是为了兑现分享这一古老智慧的约定,所以中国近代才出现了气功热,才出现了那么多的气功师,也就是刘伯温所说的“众道会下引进修行”,而这件事出现时,也正是刘伯温所说的“他掌弥勒源头教”的时候。所以说,人间的大事没有偶然,一切早就安排好了,不是谁头脑一热想做什么就能做得成的。是一双或更多双巨大而无形的手在精准而有序地操作着这一切,能说没有神的存在吗?如果真的无神,那才是真正的一切都是随机而不可预知的,特别是对于科技的发展和人类的发展这样的大事,那更是变幻莫测、难以预料的。

中华文明五千年气度恢弘,儒释道文化交相辉映,都能互相依存、互相包容,原因何在?其实也是历史的安排,等到气功热的时候人们才知道气功二字的涵盖范围极广,佛家也好,道家也好,在大道无形之路中都属于气功的范畴,所以才有佛家气功、道家气功之说。其实何止这些,在中国古代就连儒生都要打坐的,儒生在看书之前都要讲究静静心、调调息,然后再拿起书本看书;甚至中国古代的各个行业都讲静心、调息,就连号称神探的狄仁杰在断案过程中都要打坐静心、梳理头绪,然后灵光突现、豁然开朗,这并非电视剧中的独创,而是史书中记载的狄公正是如此;至于号称国粹的中医那就更不必说了,否则的话怎么会有人提出中国古代有“中医气功”的说法呢?就连九五之尊的皇帝坐在那,都自称是“打坐龙床”、“打坐深宫”。

由此可见,气功在中国的存在和奠定,其使命和意义非凡,是很早就安排好的,原因就是要为最后将在俗世传法、走大道无形之路、度所有众生的弥勒佛祖打下基础、铺好道路,这是“佛法无边”的更大涵义,这就是刘伯温所说的“不相僧来不相道,头戴四两羊绒帽,真佛不在寺院内,他掌弥勒源头教”。

其实关于弥勒佛将带着法轮而来,这在古代的一些高人是知道的,中国天心岩的弥勒佛像座下的法轮就是在点悟迷中世人的。

人都有一个观念,认为越是古老的佛才是更高的,才是真的,其实你们知道当时的人们又是如何对待你们现在认为是真佛的人的吗?其实再古老的佛来到人间他也是以当时人的形式展现在人间的,所以只重表面的人永远会把他看作是平平常常的一个人:或者当作邻家大叔,或者被当作邻家男孩,或同事,或路人。所以才总是发生被当时的人看轻甚至破坏的教训,从而使许许多多的人错过佛缘,成为事后诸葛亮。事后诸葛亮好当,当时诸葛亮那才是真正难当的。老子走时,只有令尹喜慧眼识真人,释迦牟尼在世时,他的表兄弟都拉帮结伙背叛他,因为在他的表兄弟看来:释迦牟尼和我每天在一起,也就那两下呗,他有啥了不起!耶稣在世时,不是被熟识的乡人轻蔑地称为“木匠的儿子”吗?燃灯古佛也好,迦叶佛也好,无论谁来到人间,人类都认不出来,只有靠理性和头脑才能悟到!而被情感左右得丧失理智的人,即使万佛出世,他又怎么能辨别和认得出呢?

许多的基督徒都在等待耶稣的到来,可是如果耶稣真的来了,有几个基督徒能认识?有几个基督徒敢说他见过耶稣本人,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至于佛教徒那就更不可能知道当年的释迦牟尼长什么样了(也许有大神通的人能够知道),如果释迦牟尼今天来了,那他们照样不认识,这就叫人,所以才需要悟呀。原因就是从古到今,任何觉者来到人间都是以人的形象出现的,而不能够象有些人想象的腾云驾雾而来,如果能那样的话,我们也许经常在无意中抬头就能看到空中有神仙路过。

气功说白了就是修行,正因为如此,所以中国的古代才吸引并出现了那么多的具有传奇、神奇色彩的人物,才被称为了神州,如今神州之土被匪类所踞,但绝非匪类长踞之地,最终必然重新归向于神。

法铸 (正见网)

Posted in 人间巨变 and tagged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