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七日,李洪志)
参加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媒体法会的大法弟子,大家好!

(众:师父好!)

在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这么多年的迫害中,我们这两个媒体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很关键的作用。有力的揭露了邪恶的迫害,同时也针对法轮功的情况向民众讲了真相,同时也起到了救度众生的作用。

中共就是一个邪恶的政权、一个流氓政权。如果它灌输的谎言,使民众分辨不清、辨别不了真假,就会随着它走向淘汰。所以在这方面,大纪元媒体和新唐人电视台起了很好的作用,真的是有力的救度了众生。

当然了,作为媒体来讲,要做好应该做的事情,那就得修好自己。所以修炼呢,对大家来讲,对每个参与媒体的大法弟子来讲,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你的修炼好坏决定了你的救人力度,你的修炼好坏也决定了你的工作成效,这是一定的。这么多年的经验走过来,大家都深有体会,各行各业的大法弟子,包括各个媒体的大法弟子,都是这样,在自身的修炼上抓的紧的,很多事情都会事半功倍。所以我们不能够忽视了修炼。这是第一位的事情。

大家知道做媒体是为了救人,为了讲清真相,为了制止这个迫害。但是最终目地是什么呢?你们每个人在媒体中都是在走自己修炼的路。你做的这件事情就是你修炼的路。这是一定的。不管你在这个媒体中起着什么样的作用,分工是什么,那就是你修炼的路。所以要走好这条路呢,那就得在自身的修炼上用心,到什么时候都不能放松,最终是要圆满嘛。

现在我一瞅年轻人这么多,多数是新面孔。当然了,年轻人哪,我首先想到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些年来在中国大陆,这个中共邪党的那套东西啊,那套理论哪,都是邪恶的,是反传统的,是反人类的。那么它这个东西要想使人能够接受它,它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把中国的传统文化,把人类的普世价值颠覆了。所以它一直就在起着这样一个作用。在中国的历次运动中,它打掉的都是中国文化菁英。文化大革命把文物、古迹、古籍,所有的文物都给销毁了,叫人不知道历史承传下来的价值见证。同时在学校的教育中,不学中国历史,泛泛的学,然后渐渐的不学,然后批判的学,最后再把中国过去的历史贬低的一无是处。灌输中共邪党是最好的、最伟大的。在它灌输下,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自己的传统文化,都不知道自己的历史。有很多从中国出来的年轻人,看了神韵这个秀之后,哇,原来我们中国有这么好的传统文化,好象他才知道。中共邪党就邪恶到这种成度。所以它从中国窃取政权这么多年后,连我这个年龄段的人都被它洗脑很严重,思维与正常社会人的思维差异很大,更不用说现在的年轻人。

所以我们在这一方面啊,在办媒体的这个方向性上,文化基点上,和把握普世价值这个尺度上啊,要以传统文化为基础。一定要以传统价值为基础。中共邪党为什么这么害怕神韵的演出呢,不过就一个文艺演出嘛,因为神韵表现的是人类的传统文化,它要破坏的正是这些,它要打掉的也就是这些,才能够使它那些个邪恶东西那么泛滥,那么嚣张。所以它觉的在中国干了几十年了,有半个多世纪,觉的中国人现在已经完全都是红龙崽子了,它觉的都是它的细胞了。它可以肆无忌惮的蹂躏中国人,肆无忌惮的杀你、宰你、迫害你。即使你骂它也是在它的文化中骂它,不是真骂,它都干到这种程度了。神韵彻底的颠覆了邪党的那一套,邪灵觉的这一百多年都白干了,真如五雷轰顶,全白干了。所以在针对邪党文化的问题上,要先能辨别它、能辨清它。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用真正的人类传统文化,才能看清它。

所以大家办媒体啊,作为搞新闻的人、文化人啦,大家要以传统文化为基点,为普世价值的基础,才能够看清它,破除它。当然现代派的东西很多,不止是中共邪党对中华民族的破坏,在西方社会里也有很多现代派的东西。我告诉大家,这也是邪党搞坏西方社会的表现,都是它干的。人类的文化,从这一二百年来就发生了变化,过去人类社会是善恶同在,正负同在。它是阴阳平衡的嘛。可是到近一二百年之后啊,渐渐的就变成这个邪恶的共产幽灵替代了那个魔鬼,也就是阴阳平衡中,负的、魔的一面完全被它代替了。所以在这些年中,它是肆无忌惮的在干着这些毁灭人类的事情。

就是说大家要想做好这些事情,那么一个是修炼好自己,再一个就是你们要认清这一切。理念、文化、新闻,不管怎么样吧,这些东西我们都要以那个普世价值来衡量它的好坏、对错。当然了,你们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这么多年,你们建立这个媒体的出发点也是为了救度众生、揭露邪恶。这个初衷就是这样的,你们的目地也是这个,是不能改变的。那既然是这样哪,你们就一定要遵照这个方向走。当然我刚才讲了,不止是中共邪党的邪恶在中国那么干的,现代派的东西也是它干的。我说了近一二百年来人类的魔鬼就已经是共产邪灵了,它不是过去那种正负阴阳平衡那个东西了。所以它在全世界,还不只是在中国,也不只是在整个共产邪灵社会阵营中起作用,它在全世界都在起着作用。因为它已经扮演了全人类那个负的角色了,就是全人类负的角色。诺查丹玛斯不是讲了“玛尔斯统治世界”嘛,真的是负的一面是它统治。当然了,正的那面是神统治,它是阴阳平衡的。但是到现在啊,人类的道德基础往下滑,它带动着人类,干的这些个邪恶的事啊,已经使那个天平失衡了,就是说阴阳不平衡了。恶大于善,就变成了这样一个情况。

当然了,这个情况呢,要一般情况下,神看到了也会把它调整过来,是不允许的。可是呢,是因为整个人在往下滑,是人类自己要这样的。可是人又不是非常清醒的,是被它带动的,灌输的这些东西造成的。那么现在社会上所出现的这些现代派的意识啊,现代派的这种形式上的东西,其实说白了都是共产邪灵在自由社会里干的同样的毁坏人类的事造成的。

都不是偶然的,看上去西方社会好象与共产邪灵没有关系,其实都是它干的。共产邪灵在中国社会表现的是杀文化人有钱人哪,破坏传统文化。在西方社会里它表现的是高税收,用所谓的现代观念行为破坏传统的手法干的。修炼人都知道,因为有钱没钱那是前世的业力轮报造成的,这样强取豪夺,那是违反天理的。但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社会,乱的社会,乱的世道,世风日下,再加上这个宇宙的成住坏灭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时候,它就是这样了,坏了,要灭。所以它表现出来不只是人类社会,那个宇宙高层社会表现都不正常。就这么一个情况。所以有的时候我在想,作为大法弟子办的媒体,你们真的是在挽救人类,大法弟子真的是唯一的人类的希望。

那么从表面看我们是孤军作战,所以我们自己要把自己的自身建设搞好,我们自己要把自己在修炼上,在这个做人的准则上,把自己修的好一点,不然很难完成这件事情。当然了,还有一句话叫物极必反,是吧,大家看到现在这个正的因素在抬头,而且很强势,恢复传统,全世界也都在出现对传统文化的重视,人类也越来越清醒。那么我们就更应该做好,更应该发挥我们的作用。天象也在配合,一定会这样的,因为事情必须得这样。

当然迫害法轮功我已经讲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是因为中共邪党就是为法轮功准备的,别看它多少年了,就是为法轮功准备的。这一点上,大家想一想也都清楚。现在迫害法轮功是邪党控制的,整部国家机器在运作。那么到了今天这一步了,大法弟子的考验、修炼,也到了差不多了,而且我们该救的人也都在最后了,这一切也都差不多吧,渐渐的在收尾了,共产邪灵存在的意义也就不大了,也就到了应该把它去掉的时候了。你们年轻还不知道,在我年轻时的那个年代,在中国,你自己一个人在没人的地方,都不敢说一句中共邪党不好,到处都是邪灵在监视着你,现在这些东西被销毁了,人们在酒桌上谁说起邪党来时都敢骂中共邪党,哪个人不骂都认为他有病,所以谁都在骂中共邪党。那为什么敢这样呢?就是中共邪党的邪灵、邪恶的因素被销毁的已经所剩无几,所以人们才敢这样,觉的宽松了。但是只要共产邪灵还存在,它就是邪恶。就象毒药,只要那东西还有,它一定毒人的。你让它改变它是改变不了的。那是它的本质、它的生命就是那么造化的。必须铲除。所以到了这一步,中共邪党自己也会越来越乱。神也都在销毁它,正法的洪势也不断的清除它,就到了这一步了,谁捧它,谁跟它去,那就谁跟它一起完。

不管怎么样吧,从前景上看,我们的媒体也应该越来越乐观,因为我当初看,我们媒体当时办的很艰难,资金、人员都不足。最起码我看到你们现在这么多年轻人,哇!我也很高兴大家都在做这件事情。还有呢就是,现在做的难度、社会环境都不一样。当初被邪党控制的一言堂媒体,向全世界散布谎言,看不到任何一个正面的消息,全世界也都在转发中共邪党的媒体的报导,就等于在全世界在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在国外的压力也是非常大,人们都抱着一种中共灌输的那种思想在看待大法弟子。在这种情况下,大法弟子把媒体办起来了,而且呢,越办越好,包括参与各个社会层面讲真相大法弟子共同的努力,人们越来越知道真相,越来越清楚这场迫害。无形中,我们做的这件事情过程当中,讲清了真相,同时也把这个压力消除了,所以我们大家现在都觉的很宽松了。那个时候真的是这样。现在呢,我看正的力量势头很迅猛,中共邪党越来越完蛋,谁保它谁跟它去。看清的他们就是明白人,看不清的那就是最傻的人。

我今天想说的就是办好媒体,要做好两件事,一个是修好自己,一个是我们媒体要以传统文化为基点,以普世价值为基础,才能做好这一切。大家做的不错啦,这些年辛辛苦苦的,一路走过来,不断的充实着新的力量,越来越壮大,而且大纪元的媒体还包括新唐人,已经是全世界华人第一大媒体,同时也是被西方社会越来越认识,越来越重视,这一点很可喜啊!抓住这大好时机,把我们的媒体做的更好,真的做的非常有力、有时效,一篇文章报导出来能够起大作用,一定会走到那一步去,就说这么多吧,谢谢大家!